欢迎您!
主页 > 市场分析 > 正文
宁波冲进中国“理想之城榜”前十 这些维度很亮眼
日期:2021-11-24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在年轻人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调侃:大城市容不下肉身,小城市容不下灵魂。什么样的城市,才是人们心中的理想之城?

  近日,南方周末城市(区域)研究中心发布了第一期《理想之城榜》,他们尝试将“幸福生活”量化,运用指标模型描绘城市的“幸福感”,呈现人们心中的理想之城。

  榜单认为,满足人们幸福生活的需求,是衡量城市“理想值”更重要的砝码。综合人口规模、城市能级和经济体量等因素,研究团队从全国300多座地级以上城市中选取34座城市作为观测样本,评价指标包含公共空间体验、生活舒适、市民准入和市民待遇四大维度,囊括40项三级指标。

  排名前十的城市依次是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成都、南京、宁波、沈阳和西安。宁波的表现,究竟亮眼在哪里?

  从“理想之城”的整体榜单看,头部城市与以往的GDP城市排名榜单有比较高的关联性。由此可见,一座城市的“家底”厚度与能容纳的“理想”广度、“幸福感”高度有息息相关。

  北京、上海两座超大城市依旧是最接近人们理想生活图景的城市。此外,今年前三季度GDP排名位列全国前十位的杭州、深圳、成都、南京这四座城市也在“理想之城”榜单中位居前列。

  值得关注的是,“高幸福值”正推动一些城市实现地位的逆袭。具体来看,半数城市获得了远超经济实力的“幸福值”,这些“后浪”城市在为大众描绘美好生活蓝图方面,成为了一线城市的有力挑战者。如杭州凭借“生活舒适”和“市民待遇”两大维度的良好表现超越深圳,抢得第4名的“宝座”;“生活舒适”维度表现欠佳的深圳,则屈居第5名。

  “后浪”大军中,宁波勇立潮头。在新冠疫情的”黑天鹅“事件面前,宁波作为传统工业城市,顶住了产业结构的压力,实现经济上的“V型反转”。今年前三季度,以8762.34亿元的地区生产总值位列全国第12位。而通过“理想城市”的评价模型,宁波则冲进全国前十,位列第8位,超过其GDP的排名。

  “理想之城”传达出来的幸福感,最直接反应在城市对人口的正向吸引力上:越理想的城市越吸引人。当然,由于最理想的城市人口流入趋近饱和,人口向外溢出,这也导致长三角地区的常住人口增量最为亮眼,珠三角地区次之。

  从2019年各城市常住人口增量来看,宁波2019年新增常住人口34万,在全国重点城市中排到第4位,仅次于杭州(55.4万)、深圳(41.22万)和广州(40.15万)。宁波过去两年共新增常住人口53.7万人,按照2019年象山的常住人口53.1万来算,宁波这两年相当于增加了整个象山县的人口。

  并且,这两年间宁波户籍人口只新增了11.6万人,也就是说,宁波新增常住人口中的78.4%是由外来人口贡献的。如果考虑户籍新增人口中还包括外来人口落户的,外来人口对宁波新增人口的贡献则会更大。在这40多万用脚投票、选择来宁波安家落户的外来人口中,绝大部分是劳动人口,或者叫工作人口。

  榜单还指出了一个省域“双城”新融合的现象省会城市凭借行政调配效率,能够提升“幸福值”,吸引更多人才和创新产业流入。省会城市的“幸福值”优势,与“第二城”的工业基础相融合,形成“创新量产”的链条。这样的趋势已经出现,杭甬双城的联动便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

  反观像佛山、东莞、苏州、无锡等同类工业城市,除了佛山25.29万新增常住人口稍显迅猛之外,东莞(7.23万)、苏州(2.82万)、无锡(1.7万)增量平平,都没有超过10万,他们在“理想城市”中的排名也远低于宁波。由此可见,宁波有着除却工业王牌之外,更丰富的“城市人设”。

  首先是出行便捷度,这也是宁波最引以为傲的地方,拿到了满分。前几天,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度全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也印证了这点,宁波在通勤方面的舒适度,已经跑赢了不少兄弟城市宁波中心城区通勤人口的单程平均通勤时耗为32分钟,不仅低于全国36分钟的平均值,还超过了海口、拉萨。相当于经济实力相仿的国内城市,在宁波出门一趟,可以省去不少堵在路上的时间。

  尤其是宁波2.5KM的“职住分离度”,更是超过了上海、北京、广州、武汉、重庆、南京等大城市。“职住分离度”通俗地讲就是“平均出行多远距离,就能找到一份工作”,其值越小,说明城市职住功能的空间配置越均衡。

  宁波平均出行2.5KM就能找到一个就业机会,相比之下,在杭州、天津、武汉等城市,得平均出行4.1KM才能找到一个就业机会,这意味着宁波市区职住空间分布均匀,也反映了宁波能提供数量更多、选择更多元的就业岗位。

  其次是易购指数,宁波的表现也不遑多让。去年的数据就显示,宁波市连锁便利店数量已超过600家,基本上市区范围内的小区、商圈、写字楼周边都能找到一两家便利店。在宁波买奢侈品也是非常方便的,和义大道之外,明年4月开业的阪急百货也定位高端。

  总体来说,虽然宁波的购物中心数量不如上海,但由于“城市与人口规模较小”,购物中心的占地比反而更胜一筹,能排入全国TOP5。即便实体店没法买到想买的东西,宁波发达的跨境电商也缩短了人们等待快递的时间。

  正是由于宁波在上述几方面的表现,其生活舒适指数在34座城市中排到了第3位,仅次于乌鲁木齐和泉州。确实,宁波一直都被人们视为一座宜居的城市。

  不过,榜单也指出从整体上看,生活舒适指标与市民待遇指数出现负相关,卓越城市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吸引更多的人口流入,造成生活空间的挤压,出现高房价、交通拥堵等“城市病”,从而造成生活舒适度的下降;而生活较为舒适的城市,往往公共资源不够充足。

  这里的公共资源主要指的是教育和医疗两方面。在南方周末城市(区域)研究中心一并提供的教育、医疗两份子榜单中,宁波表现并不佳,在34城中的排名分别位列第25和第27。

  事实上,宁波城区范围内的优质教育资源在数量上相对偏少,空间上又相对集中。随着人口增加和人口向主城区集聚,近年来中小学招生预警问题十分突出,“双一流”建设高校目前也就只有宁波大学一所优质的教育资源已经成为优化人口空间分布、引导人口有序集聚的重要手段,在拉开城市发展框架,推动周边人口向城市新的建成区集聚等方面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同样,宁波的三甲医院数量在全国大中城市排名上靠后,这同宁波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是十分不匹配的。特别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反映出来,优质的医疗资源对于一个城市的重要性,医疗资源配置水平和合理布局是宁波未来需要重点考虑的方面。

  透过另外几个细分指标,我们也能看到宁波未来打造“理想之城”的努力方向。榜单中提到,“后浪”城市的主要特征就是强烈的“互联网感”:一方面,这些城市是北上广深之外,新锐互联网公司的热门选址地,如杭州孕育了阿里、网易,厦门拥有年轻人“装机必备”的美图秀秀;另一方面,这些城市是年轻人们热衷“打卡”的“网红城市”,如近两年旅游热度高居不下的成都与西安,榜单中分别位列第6与第10。

  这个“互联网感”,往往是传统工业城市转型中的短板。不过,近两年,宁波已在积极探索增加城市“魅力值”的路径。

  今年,宁波相继牵手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等互联网企业,涌现出了像小遛、易哈佛、悟空识字、森浦等软件细分领域的新星企业。可以预见,这些新势力将助推宁波加快融入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进程。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在年轻人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调侃:大城市容不下肉身,小城市容不下灵魂。什么样的城市,才是人们心中的理想之城?

  近日,南方周末城市(区域)研究中心发布了第一期《理想之城榜》,他们尝试将“幸福生活”量化,运用指标模型描绘城市的“幸福感”,呈现人们心中的理想之城。

  榜单认为,满足人们幸福生活的需求,是衡量城市“理想值”更重要的砝码。综合人口规模、城市能级和经济体量等因素,研究团队从全国300多座地级以上城市中选取34座城市作为观测样本,评价指标包含公共空间体验、生活舒适、市民准入和市民待遇四大维度,囊括40项三级指标。

  排名前十的城市依次是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成都、南京、宁波、沈阳和西安。宁波的表现,究竟亮眼在哪里?

  从“理想之城”的整体榜单看,头部城市与以往的GDP城市排名榜单有比较高的关联性。由此可见,一座城市的“家底”厚度与能容纳的“理想”广度、“幸福感”高度有息息相关。

  北京、上海两座超大城市依旧是最接近人们理想生活图景的城市。此外,今年前三季度GDP排名位列全国前十位的杭州、深圳、成都、南京这四座城市也在“理想之城”榜单中位居前列。

  值得关注的是,“高幸福值”正推动一些城市实现地位的逆袭。具体来看,半数城市获得了远超经济实力的“幸福值”,这些“后浪”城市在为大众描绘美好生活蓝图方面,成为了一线城市的有力挑战者。如杭州凭借“生活舒适”和“市民待遇”两大维度的良好表现超越深圳,抢得第4名的“宝座”;“生活舒适”维度表现欠佳的深圳,则屈居第5名。

  “后浪”大军中,宁波勇立潮头。在新冠疫情的”黑天鹅“事件面前,宁波作为传统工业城市,顶住了产业结构的压力,实现经济上的“V型反转”。今年前三季度,以8762.34亿元的地区生产总值位列全国第12位。而通过“理想城市”的评价模型,宁波则冲进全国前十,位列第8位,超过其GDP的排名。

  “理想之城”传达出来的幸福感,最直接反应在城市对人口的正向吸引力上:越理想的城市越吸引人。当然,由于最理想的城市人口流入趋近饱和,人口向外溢出,这也导致长三角地区的常住人口增量最为亮眼,珠三角地区次之。

  从2019年各城市常住人口增量来看,宁波2019年新增常住人口34万,在全国重点城市中排到第4位,仅次于杭州(55.4万)、深圳(41.22万)和广州(40.15万)。宁波过去两年共新增常住人口53.7万人,按照2019年象山的常住人口53.1万来算,宁波这两年相当于增加了整个象山县的人口。

  并且,这两年间宁波户籍人口只新增了11.6万人,也就是说,宁波新增常住人口中的78.4%是由外来人口贡献的。如果考虑户籍新增人口中还包括外来人口落户的,外来人口对宁波新增人口的贡献则会更大。在这40多万用脚投票、选择来宁波安家落户的外来人口中,绝大部分是劳动人口,或者叫工作人口。

  榜单还指出了一个省域“双城”新融合的现象省会城市凭借行政调配效率,能够提升“幸福值”,吸引更多人才和创新产业流入。省会城市的“幸福值”优势,与“第二城”的工业基础相融合,形成“创新量产”的链条。这样的趋势已经出现,杭甬双城的联动便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

  反观像佛山、东莞、苏州、无锡等同类工业城市,除了佛山25.29万新增常住人口稍显迅猛之外,东莞(7.23万)、苏州(2.82万)、无锡(1.7万)增量平平,都没有超过10万,他们在“理想城市”中的排名也远低于宁波。由此可见,宁波有着除却工业王牌之外,更丰富的“城市人设”。

  首先是出行便捷度,这也是宁波最引以为傲的地方,拿到了满分。前几天,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度全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也印证了这点,宁波在通勤方面的舒适度,已经跑赢了不少兄弟城市宁波中心城区通勤人口的单程平均通勤时耗为32分钟,不仅低于全国36分钟的平均值,还超过了海口、拉萨。相当于经济实力相仿的国内城市,在宁波出门一趟,可以省去不少堵在路上的时间。

  尤其是宁波2.5KM的“职住分离度”,更是超过了上海、北京、广州、武汉、重庆、南京等大城市。“职住分离度”通俗地讲就是“平均出行多远距离,就能找到一份工作”,其值越小,说明城市职住功能的空间配置越均衡。

  宁波平均出行2.5KM就能找到一个就业机会,相比之下,在杭州、天津、武汉等城市,得平均出行4.1KM才能找到一个就业机会,这意味着宁波市区职住空间分布均匀,也反映了宁波能提供数量更多、选择更多元的就业岗位。

  其次是易购指数,宁波的表现也不遑多让。去年的数据就显示,宁波市连锁便利店数量已超过600家,基本上市区范围内的小区、商圈、写字楼周边都能找到一两家便利店。在宁波买奢侈品也是非常方便的,和义大道之外,明年4月开业的阪急百货也定位高端。

  总体来说,虽然宁波的购物中心数量不如上海,但由于“城市与人口规模较小”,购物中心的占地比反而更胜一筹,能排入全国TOP5。即便实体店没法买到想买的东西,宁波发达的跨境电商也缩短了人们等待快递的时间。

  正是由于宁波在上述几方面的表现,其生活舒适指数在34座城市中排到了第3位,仅次于乌鲁木齐和泉州。确实,宁波一直都被人们视为一座宜居的城市。

  不过,榜单也指出从整体上看,生活舒适指标与市民待遇指数出现负相关,卓越城市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吸引更多的人口流入,造成生活空间的挤压,出现高房价、交通拥堵等“城市病”,从而造成生活舒适度的下降;而生活较为舒适的城市,往往公共资源不够充足。

  这里的公共资源主要指的是教育和医疗两方面。在南方周末城市(区域)研究中心一并提供的教育、医疗两份子榜单中,宁波表现并不佳,在34城中的排名分别位列第25和第27。

  事实上,宁波城区范围内的优质教育资源在数量上相对偏少,空间上又相对集中。随着人口增加和人口向主城区集聚,近年来中小学招生预警问题十分突出,“双一流”建设高校目前也就只有宁波大学一所优质的教育资源已经成为优化人口空间分布、引导人口有序集聚的重要手段,在拉开城市发展框架,推动周边人口向城市新的建成区集聚等方面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同样,宁波的三甲医院数量在全国大中城市排名上靠后,这同宁波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是十分不匹配的。特别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反映出来,优质的医疗资源对于一个城市的重要性,医疗资源配置水平和合理布局是宁波未来需要重点考虑的方面。

  透过另外几个细分指标,我们也能看到宁波未来打造“理想之城”的努力方向。榜单中提到,“后浪”城市的主要特征就是强烈的“互联网感”:一方面,这些城市是北上广深之外,新锐互联网公司的热门选址地,如杭州孕育了阿里、网易,厦门拥有年轻人“装机必备”的美图秀秀;另一方面,这些城市是年轻人们热衷“打卡”的“网红城市”,如近两年旅游热度高居不下的成都与西安,榜单中分别位列第6与第10。

  这个“互联网感”,往往是传统工业城市转型中的短板。不过,近两年,宁波已在积极探索增加城市“魅力值”的路径。

  今年,宁波相继牵手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等互联网企业,涌现出了像小遛、易哈佛、悟空识字、森浦等软件细分领域的新星企业。可以预见,这些新势力将助推宁波加快融入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进程。